减持500亿元、死磕马斯克,贝索斯在下一盘大棋?

文章目录

  • 贝索斯高位套现,不影响控制力
  • 死磕马斯克,争夺太空互联网
  • 新能源是下一个投资侧重点?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刻度(ID:znkedu),作者:锌刻度,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世界首富贝索斯,加快了抛售亚马逊股票的动作。

据多家外媒报道,亚马逊递交予美国SEC的文件显示, 2020 年 8 月第一周贝索斯减持了价值超过 31 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而 2020 年以来贝索斯已多次减持,之前合计减持价值超过 41 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

这意味贝索斯从资本市场提了超过 72 亿美元、相当于近 500 亿人民币的巨款。

贝索斯频繁减持释放出什么信号?是在规避《让亿万富翁付费法案》?未来怎么花这笔巨款?会投入太空探索领域,与马斯克一决高下吗?

贝索斯高位套现,不影响控制力

“股价大幅上涨,从来都是大股东减持的最好时机。”某私募投资部经理陈听涛如是说。

在陈听涛的认知中,大手笔减持一般分为三种情况:“一种是大股东或者公司缺钱了,譬如贾跃亭当初就是减持了上百亿元股份,然后借了 66 亿元给乐视网;另外一种是对公司的未来不看好,譬如尔康制药爆出存在大额虚增业绩行为,公司实际控制者帅放文及其家人赶在爆雷之前疯狂减持套现 10 亿多元;还有一种是公司股价溢价较多、市值上涨过快,大股东有高位套现的动力,贝索斯应该属于此类。”

毕竟,从业绩这个角度观察,亚马逊不差钱、业绩也没什么问题。

这一点有其相关财报数据支撑。受益于疫情期间人们购物由线下向线上迁徙的契机,亚马逊 2020 年第二季度净销售额高达 889 亿美元,同比增长40%,而近 7 个季度的增速在20%上下,这意味着增速翻倍;净利润为52. 43 亿美元,同比增长100%,创了历史新高,更为关键的是净利润增速远高于净销售额增速,这表明亚马逊的盈利能力得到大幅增强;亚马逊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378. 4 亿美元。

陈听涛告诉锌刻度:“亚马逊并非没有软肋,云业务AWS已连续 10 个季度同比增速在下滑,遭遇后劲不足的困境,特别是在丢掉美国国防部 100 亿美元大单之后,微软在云计算赛道的追赶步伐在加快,但仅凭这一点不能说明贝索斯不看好亚马逊的潜力。”

通过排除法,贝索斯为何减持的答案就不言而喻了。

“大股东认为股价暂时高估了公司的价值,减持也是合情合理的,对股价是利空,但不意味一定会下降,你看马云、马化腾减持股份之后,阿里巴巴、腾讯的股价是不是屡创新高?”陈听涛进一步表示。

对此,A股职业投资者李元海深有体会:“股市有一句谚语,上涨之时卖与他人,乃舍己为人,下跌之时为人接盘,乃普度众生。”

李元海告诉锌刻度,贝索斯频繁减持其实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影响其在亚马逊的控制权:“传统公司的大股东减持往往意味着话语权下降,但互联网公司更注重表决权,贝索斯虽然离婚分割了股份,但前妻所持股份的表决权依然归他,这么一来当下减持的这点股份依然不会动摇贝索斯对亚马逊的控制力。”

也有另一种声音认为,其可能是在规避《让亿万富翁付费法案》。

该方案的核心是对 2020 年 3 月 18 日至 2021 年 1 月 1 日之间,亿万富翁们的财富增长征收一次性60%的税,一旦实施贝索斯就需额外纳税 428 亿美元。

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告诉锌刻度:“不排除这个可能,倘若贝索斯将减持股份全部捐予慈善机构,按照美国《国内税收法典》有是避税空间的,但该方案 8 月份才被提出不久,也未正式获得通过。”

死磕马斯克,争夺太空互联网

其实,贝索斯减持股份的举动,更大可能是将部分资金投向其心仪的太空探索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

此前,贝索斯曾承诺每年都会出售价值 10 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为蓝色起源提供资金,而从 2019 年起贝索斯似乎加大了投资。

2019 年 8 月 7 日,贝索斯抛售了价值 30 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道琼斯旗下新闻网站MarketWatch报道称这些钱可能转入了蓝色起源,彼时贝索斯的表态也可从侧面印证:“他们要钱时,我从不说不。”

贝索斯持续加码蓝色起源,昭示了要死磕马斯克的决心。

蓝色起源比马斯克创办的Space X还早诞生二三年,然而一直被后者盖过风头,究其原因为贝索斯为人低调,追崇的是慢工出细活,而马斯克则为人高调,奉行的是高举高打,闯出一片天地。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表示:“低调的蓝色起源获得政府资助较少,主要资金来源是贝索斯的输血,发展速度相对较慢, 2017 年才迎来第一位商业客户,但火箭发射成功率100%,在火箭引擎技术领域俨然实现了弯道超车;而高调的Space X则获得较多的政府资助以及更多的融资轮次,资金充足之下自然发射经验更为丰富,早在 2018 年就占据了全球发射市场五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在重载火箭方面的优势明显。”

业务重叠、风格迥异的两家公司,交恶在所难免。

争订单时,围绕NASA卫星以及2024 年搭载宇航员的登月系统,双方互别苗头;抢地盘时,为肯尼迪航天中心发射台的使用权,他们互不相让;口水战时,对海上平台着陆火箭专利到底能否有效,两者各执一词。

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太空互联网是贝索斯与马斯克的下一个角斗场,目前马斯克走在前列,SpaceX已发射了超过 530 颗小型卫星,而贝索斯的太空互联网计划 2020 年 7 月 13 日才被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批准,该计划需要 3236 颗小型卫星以支持运营。

这笔开销可不是小数目。

Space X近地轨道火箭发射成本约为 5650 万美元,每次发射 60 颗小型卫星,假设以该成本为参照物,蓝色起源的搭建太空互联网的总发射成本约为30. 24 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卫星制造成本、研发成本、运营成本等。

这笔钱,看来还得贝索斯自掏腰包。

新能源是下一个投资侧重点?

当然,蓝色起源也非绝对,其他领域的投资亦不能排除在外。

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告诉锌刻度:“贝索斯的投资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通过亚马逊展开,另外一类是通过私人途径进行,相比而言私人投资比公司投资更方便,没有董事会等的束缚。”

公开数据显示,贝索斯有私人风险投资公司Bezos Expeditions,该公司投资了Twitter、Stack Overflow等互联网平台。另外他也在通过个人身份投资, 1998 年投了谷歌 100 万美元, 2011 年投了Airbnb 1. 12 亿美元, 2011 年投了Uber3700 万美元。

“不管哪种方式,其投资方向应该与亚马逊的战略大体一致。”刘旭凌进一步表示,“不可否认的是,钱要花在刀刃上。”

对此,风投人士Vesting也表示认同:“互联网独角兽、IT初创公司、新能源等契合贝索斯的口味,其中新能源可能相对更受青睐。”

Vesting表示,贝索斯曾在Instagram 发布过这样一则消息,“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星球最大的威胁”,其称在未来将花费 100 亿美元对抗全球气候变化。而亚马逊对新能源则明显抱有相同态度:当下新能源在亚马逊的占比仅为40%,到了 2030 年提升为100%。

为此, 2019 年 9 月贝索斯决定订购 10 万辆电动卡车,在五年之内打造一支新能源车队以减少碳排放;也在多个国家投资了风力和光伏发电项目,譬如 2020 年 5 月宣布在山东建设 100 兆光伏发电项目,建成之后预计每年可输送12. 8 万兆瓦时的清洁能源。

从上述细节来看,新能源成为贝索斯下一个投资目标的可能性也比较大。

不管贝索斯未来如何投资,当下外界关注的焦点在其后续是否会继续减持,与马斯克的较量处于下风的格局是否会改写,蓝色起源是否能实现弯道超车。

这一切的猜测,时间都会给出答案。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QQ:2041966102 进行反馈PTcms、KYcms资源分享③
CMSbug- » 减持500亿元、死磕马斯克,贝索斯在下一盘大棋?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