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要翻过盗版那座山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吴怼怼(ID:esnql520),作者:李小歪,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在网络文学发展史上,盗版像座越不过的山。

从早期的派派小说论坛,到后期以笔趣阁为代表的一系列盗文网站,他们像一只吸血的百足虫,对平台和作者发起一轮又一轮的进攻。

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是,尽管从上至下的版权保护工作推进了十余年之久,到 2019 年,中国网络文学总体盗版损失规模仍然高达56. 4 亿元。

在这个庞大的黑色产业链下,是无数内容创作者看不见的血与泪,还有平台为此付出的高额维权成本。

但幸运的是,这次,无论是上层监管,技术工具,还是平台决心,作者意志,都坚定地走到了一起。

 01 

十分钟的卑微

看网文的读者也许不知道,被吸血、盗文的作家,几乎没人能在夜晚睡个好觉。

花钱订阅正版的读者还在犹豫要不要氪金下一章节,这一章节的评论里就已经出现了白嫖党关于后续剧情的讨论。

即使做了防盗章节,付费之后过一个小时再来刷新全文,不免也要向作者吐个槽,都洗好手准备吃饭了结果告诉我等很久才能吃,这阅读顺畅度谁能受得了?

吐槽这些关关卡卡的读者们不知道,这些埋怨和指责,最终还是落到了作者头上。

谁不想自己的作品能出圈,被更多人看到?但没有稳定的收入,谁能把写作当成一份有尊严而且体面,至少能养活自己的职业,持续地做下去呢。

《极度尸寒》作者全雨曾在创作期间,一度因为盗版问题情绪崩溃。刚上线的新章节,不到几秒钟,就被盗版网站抓取。他曾经写下这样的话求盗版放过:

「可事实上,至今为止我没有挣到过一分钱的稿费。写书被全家人认为是不务正业,我只能低下头颅,屈辱的忍受并默默坚持下去。」

为了保证正版订阅读者的利益,阅文白金作家、《诡秘之主》作者爱潜水的乌贼曾经和一些盗版手打组做过交涉,贴吧最终同意盗版章节延迟十分钟发布。

这十分钟看起来对作者苛刻而残忍,但已经是当时的盗版语境下,弱势的内容创作者,能争取到的较好选择。

说到底,这是一种恶。

在读者逐渐转向移动端阅读的这些年,这种恶也能被数字估算出来。

根据艾瑞咨询中国网络文学盗版损失模型最新核算数据, 2019 年中国移动端网络文学盗版损失规模为39. 3 亿元,同比 2018 年上升10.4%,出现明显反弹。

 02 

盗版之虫,死而不僵

事实上,从网络文学诞生的那一天起,盗版就从未停止。

在这个已经体系化和规模化的黑色链条上,中小型盗版网站与广告联盟、甚至部分搜索工具所形成了利益链条,让盗版难以根除。

首先,从网文自身来看,其文件存储介质占用空间小,基本不存在服务器带宽压力,这让新的盗版站点和APP不断出现,因为侵权成本实在太低了。

再者,即使举报了,侵权方只要微调作品章节页面的链接参数,甚至都不需要改变域名,这个章节的页面链接还是能出现在搜索结果里。

这个操作对侵权方来说几乎不需要任何费用及时间成本,但是版权方却需要时刻监测,以极快的频次,反复投诉侵权链接要求其下架,才可能取得相对的市场净化效果。

这就是移动端阅读兴起之后,以搜索引擎、浏览器入口,应用市场等技术工具平台为主的一些渠道,成为盗版滋生的首要原因。

一些更新型的盗版走钢丝行为,甚至学会了巧妙利用平台的规则。

近年来,攀附网文作品知名度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已经成为当前行业发展最快、影响最广的侵权模式。举例而言,侵权方通过推广,将和正版小说名字相似的「假冒者」,呈现在搜索结果中置顶位置,来误导受众点击,从而在短时间内截取大量用户流量。

整体网文侵权案件的赔偿数额,很难弥补权利人的损失,加之诉讼周期漫长,耗时耗力,被侵权者很难耗得起。即使是已经出名的作家,面对盗版也显得相对弱势。广西省作协主席东西和重庆市作协副主席张者都遭遇过作品被互联网盗版的情况。

张者说,由于「维权的时间成本太大,得到赔偿又太小」,只能无奈安慰自己说当成作品又被传播了几回。

就拿网文行业的头部企业阅文来说,在 2015 年至 2018 年期间,平台处理同类案件总计约有 200 余起,但这个数字在 2019 年就猛增至近 500 起。

 03 

打击盗版,阅文翻山越岭

当现实的复杂程度和维权战线被无限拉长时,作家主要的栖息地,每年被无数盗版侵权行为不堪其扰的网文行业引领者阅文,首先站了出来。

作为网文界VIP付费阅读模式的开创者,阅文一直致力于构建网文正版化的网络环境。

2016 年,阅文发起成立「正版联盟」,深度参与以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为重点的“剑网 2016 专项行动”,并于同年牵头成立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发布《中国网络文学版权联盟自律公约》,呼吁作家、产业链各方协同合作,在网文行业内部建立起健全良好的沟通环境和生态。

2017 年起,阅文针对各类网络文学盗版侵权内容,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平台上自主建立了监测处置机制。

整套机制运行后, 2017 年全年投诉下架侵权盗版链接 70 余万条,处置各平台侵权盗版APP800 余款,而在 2018 年,面对移动阅读端盗版的猖獗,这套机制针对包括主流搜索引擎、应用市场在内的各大平台,全年投诉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 800 万条,处置侵权盗版APP及各类盗版衍生品 2300 余款。

监测和投诉之外,民事诉讼和行政举报也是阅文的维权方式之一。 2019 年,阅文集团全年总计投诉下架侵权盗版链接近 2000 万条,同时发起民事诉讼 1500 余起。

在这场耗费心力的较量周旋里,盗版问题几乎给广大权利人特别是辛苦创作的网文作家带来了巨大经济损失,挫伤了他们的创作积极性,也对产业发展造成了源头冲击。

今年 6 月,阅文新任管理层再下重拳,发布「正版联盟」公告,推出五大实质举措打击盗版,承诺将不计代价、长期不懈地开展维权行动,并持续为更积极呼吁切断盗版内容传播链路,联合各平台方发起「文字版权保护合作」的倡议,这一行动显然增强了作家对平台和行业发展的信心。

而在这持续半年多里,新任管理层为了推动文字版权保护工作朝纵深化方向不断迈进,主动为文字版权保护提供了一系列新思路和新办法。

 04 

一起打这场持久战

一个令人欣慰的事实是,在众人的努力下,更多读者的正版付费阅读习惯也正在养成。2020 年上半年,阅文自有平台产品及自营渠道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MAU)同比增加7.5%至2.33 亿,每名付费用户月均收入(ARPU)同比增加51.6%至34.1 元。这些增长,最终都将反馈给在键盘前日夜敲打的内容创作者们。

更重要的是,来自上层的声音和政策,也早就深入到网文这片海洋。

早在 2016 年,国家版权局就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管理的通知》。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丛立先教授认为,这对于规范网络版权秩序具有重要的意义。毕竟,网络文学市场规模高达 200 多亿,又涉及 4 亿多用户,先繁荣于中国本土,后传播至海外,的确需要良好的版权保护环境。

而在刚刚举办的中国版权协会文字版权工作委员会成立仪式上,文字版权工委和阅文集团共同发起,联同人民教育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腾讯QQ浏览器、百度、搜狗浏览器和搜狗搜索,发出“阅时代·文字版权保护在行动”联合倡议。倡议活动得到了中国版权协会的支持。

这一行动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文字版权保护机制的全新升级,将保护的场景和时间巧妙前置,从技术端口去卡紧、切断盗版的传播链条。

内容版权方将通过与搜索引擎、浏览器入口等技术工具平台,首次从搜索入口入手,检测盗版网站和APP的文本偷盗。

这意味着,哪怕是作为一个中性角色的技术工具平台,也要更机敏灵活地参与到这场保护里,提高平台内容的主动审查力度和侵权投诉处理的质效。

张者认为,和今年 4 月《著作权法》的第三次修订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一脉相承,目前《最高人民法院就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中也增加了「网络服务提供者」对「损害的扩大部分承担连带责任」,前者通过赔偿数额上线提高到五百万元来提高违法成本,降低盗版侵权;后者通过连带责任来激发网络平台的自发监管。这些措施和阅文此次发起的「文字版权保护联盟」一样,对保护正版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黄玉烨教授指出,盗版一直是阻碍网络文学繁荣发展的「地鼠」,而版权保护是激励作品原创、繁荣网络文学生态的基石。而阅文此次的公告和倡议, 有利于保障平台上广大作者的利益,推动网络文学行业的健康发展。

准确来说,无论是作者还是平台,专家还是机构,在这场行业参与者共同携手的保护运动里,正版保护机制将被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而阅文集团作为发起单位以及内容版权方代表,也会依托多年在版权保护方面的实践经验,为文字版权保护行动提供一些更具体落地的执行方案。

有时,这些实践经验还能拓宽网络文化产业的正版化发展的解决思路。杭州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夏烈认为, 一些盗版的消费者,在没有盗版可看的情况下,也未必愿意去购买正版。所以,怎么提升正版内容的用户体验,激活正版付费的消费增长,才是关键。

而在这些方面,相关产业已经进行了不少成功的探索,比如高清、高音质、免广告等,以阅文为代表的一些平台,已经在界面设计和使用体验上做出了优化。

尽管我们明白,和影视、音乐等行业的版权保护相比,文字版权保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在这场打击盗版的持久战里,行业里所有人的努力和决心,都会加速参与者抵达终点的进程。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QQ:2041966102 进行反馈PTcms、KYcms资源分享③
CMSbug- » 网络文学要翻过盗版那座山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