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技术变革已来,阿里如何用十年将企业推上云端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作者:硅谷洞察,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0 年,中国的云原生终于走进了深水区——中国最大的几个企业,都初步完成了IaaS云平台的建设,开始进一步向云原生推进,也就是开始启动了PaaS和中台的建设;将传统企业级的应用,不断推向云端。

中石化在世界 500 强中排行第二,早已在 2015 年 4 月,就开始与阿里云进行技术合作,建设基于阿里云平台的中石化自建云,租赁阿里公有云,承载易派客电商平台项目;随后在 2018 年启动了石化智云的建设;到 2020 年,石化智云上已经承载了智能工厂和智能油气田的大量应用,也已经发展到了PaaS和中台的建设阶段,正在走向云原生。

国家电网在世界 500 强中排行第三,在 2019 年,由互联网部组织,也启动了国网云平台、数据中台、物联网的框架采购,开始建设国网云平台,卓有成效;到 2020 年,国家电网的企业应用,也正在全面进行云化转型。

云原生(Cloud Native),是Matt Stine提出的理念,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容器、微服务、Devops、敏捷基础设施的集合;云原生既包含云技术层面的容器和微服务,也包含云管理层面的Devops、业务能力重组等。云原生最初应用在互联网公司,因为这些直接为上亿用户提供服务的企业,是需要快速推出新产品来占领市场的,时间就意味着提前占据用户心智,意味着市场占有率,这就需要应用支持快速迭代进化;而初步占领市场以后,面对上亿用户带来的流量洪峰,应用是需要支持并发扩容的。

比如疫情稳定后,在复工潮到来时,钉钉的后台系统峰值流量不断突破记录,而阿里云连续给钉钉扩容了十几万台云服务器,最快的时候,钉钉在 2 小时内新增部署了超过 1 万台云服务器。在传统的企业IT架构下,这种速度完全属于梦想,白日做梦的那种梦想。因为对大型企业而言,IT有沉重的历史包袱。大企业传统IT的建设,是围绕业务部门的需求进行建设的,比如工程部门要做工程管理系统,财务部门要建设ERP系统,办公厅要建设OA自动化办公系统;生产部门要建设生产控制系统;而信息部门负责建设网络和数据中心。

这些系统通过招投标,由不同的软件开发商建设;系统与系统间有网络隔离,有安全防范,数据又由各平行部门进行管理,所以我们说企业传统信息化,是一个个竖井式的信息化,数据不互通,资源不共享。这个问题早在 2008 年就已经成为严重的问题,但直到 2015 年,这个痼疾才看到解决的曙光——阿里巴巴建设了数据中台和技术中台,将传统流程管理型的业务系统整合进化,成为数据驱动型的业务中台,为企业信息化探索出了一条新路。而到了 2020 年,继中台概念深入人心之后,阿里云的云原生平台,仍将继续引领中国自研云计算的发展。

比如国家管网公司,就是整合了三桶油共9. 6 万公里油气长输管道和储运资产,在 2019 年 12 月 9 日成立的一家由国资委直接管理的正厅局级单位,而国家管网公司在成立之后,启动的第一项大型信息化建设,就是管网公司专有云的招标,以租代建,采购计算、存储、网络、安全、云管以及数据中心服务;相信在完成云平台IaaS层的建设滞后,管网云也必然会走向云原生的方向。

2019 年可以说是云原生(Cloud Native)的元年,因为在这一年里,云原生的理念开始深入人心;共享、敏捷和创新成为互联网时代,企业信息化建设的一直发展目标。而 2020 年,就是云原生开始进入深水区的一年——全球头部的企业,都开始推进企业应用向云原生的改造,目的就是让IT系统可以快速迭代,第一时间响应市场变化和终端用户的需求。未来,跟Marc Andreessen在 2011 年所说的「软件正在吞噬世界」很像,软件吞噬世界,开源软件吞噬了定制软件,云计算整合了开源,而云原生也将吞噬云计算,在大鱼吃小鱼的发展壮大中,云原生将使资源成本降低,研发运维效率提升,已经成为数字化转型的方向。 

如果用一句话概括云原生的本质,那就是将传统的业务系统解耦成为环环相扣的微服务,再将微服务化的应用部署在容器上,借助容器带来的敏捷性和可扩展性,或以Serverless(无服务器)的方式直接提供服务,实现IT资源的快速开发迭代、快速扩展和数据共享。

例如,盒马鲜生基于阿里云容器服务ACK@Edge,快速构建了人、货、场数字化全链路融合,云、边、端一体化协同的天眼AI系统。实现多级联动的业务架构,在用户端看到的,就是盒马能够快速整合疫情期间来自其他餐饮企业的员工,快速完成备货和配送。如果用一句话说明云原生的作用,那就是使用云原生技术之后,开发者不用再考虑底层的技术实现,只需实现自己的业务功能,就可以充分发挥云平台的弹性+分布式优势,实现快速部署、按需伸缩、不停机更新等。

时至今日,尽管企业云原生上云已经成为明显趋势,但是最大的挑战,是云原生需要从互联网公司走向传统头部企业,而云计算在企业的落地交付,是最困难的。这困难不仅仅是在系统开发上,因为企业需要对传统应用进行分布式微服务化的改造,需要对业务职能进行重组,传统企业的开发团队还缺少相应的经验;在系统运维上,因为容器与传统虚拟机的运维大不相同,云原生含有大量的组件,基础设施也不同于传统的服务器、网络、存储,而变成了云平台,传统企业的运维团队目前还不具备这样的技能。

那怎么办?在中国改革开放前三十年,我们都在摸着西方发达国家的石头过河,成功实现了后发先至,目前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幸好中国企业同样有云计算领域的先驱,以自身为样板,在自研上云领域艰难摸索,一路前行,再把经验传递给中国企业。阿里拥有 10 多年的云原生实践经验,从 2009 年首次上线核心中间件系统,到 2011 年淘宝天猫开始使用容器调度技术(云原生的核心技术之一),随后开始自研云原生硬件神龙服务器。等到 2019 年双 11 时,阿里电商平台核心系统100%上云,就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云原生实践。目前,阿里云已经拥有了国内规模最大的云原生产品家族,提供云原生神龙裸金属服务器、云原生数据库、容器、微服务、DevOps、Serverless、数据仓库、数据湖等上百款产品,覆盖新零售、政务、医疗、交通、教育等各个领域。

所以,中国绝大部分企业完全可以摸着阿里过河,少走弯路。

2020 年 9 月 18 日,在一年一度的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宣布,正式成立云原生技术委员会,阿里巴巴合伙人/高级研究员蒋江伟担任委员会负责人,阿里副总裁/达摩院数据库首席科学家李飞飞、阿里技术副总裁/高级研究员贾扬清、阿里云原生应用平台研究员/双十一稳定性负责人丁宇等多位业界知名专家、技术负责人全部加入。

这个委员会的成立,意味着阿里已经将云原生升级为继神龙服务器之后,新的技术战略方向——云原生,就是未来。

蒋江伟说,委员会将大力推动阿里经济体全面云原生化,并沉淀阿里巴巴 10 多年的云原生实践,对外赋能数百万家企业进行云原生改造,提升30%研发效率的同时降低30%IT成本,帮助客户迈入数字原生时代。在Gartner发布的 2020 年公共云容器报告中,阿里云连续两年成为唯一入选的中国企业,阿里云容器以丰富的产品布局在 9 项产品评选中排名全球第一,已经是全球容器产品最完善的云服务商,已经可以与AWS并驾齐驱。

云原生与开源息息相关,为了建设云原生生态,阿里巴巴既是 apache 基金会成员、Linux 基金会成员,同时也是 Xen 顾问委员会成员。在开源社区 GitHub 中,阿里巴巴的企业贡献总榜位居全球第 12 位,中国第 1 位。阿里云还将在未来一年,投入 20 亿优选扶持 10000 家合作伙伴,共同服务百万客户,加速百行千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对于企业云原生人才供应不足的问题,阿里云还启动了“云原生人才计划”,将在三年内进入 300 所高校,实现产教融合,新增培养 100 万云原生开发者。

企业云原生上云,具有巨大的前景和价值;加上阿里云在云原生领域做出的开拓和实践,云原生正在从数据中心走向云、边、端一体化,边缘计算和5G的爆发也将进一步推进云计算的触达能力——未来,云原生将无处不在。

在云原生上云的过程中,企业可能都需要摸着阿里云过河。

免责声明:因为源码和模板等程序的特殊性,安装或者部署的同时需要一定的技术知识,请自行安装调试,本站不能所有提供的资源都提供安装帮助的,如遇到相关问题请自行解决,本站不提供退款和相应的免费解答服务!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QQ:2041966102 进行反馈PTcms、KYcms资源分享③
CMSbug- » 云技术变革已来,阿里如何用十年将企业推上云端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